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zhou-fgk 主页

欢迎浏览 www.sxxzqts.gov.cn

 
 
 

日志

 
 

贵阳津成电缆案考问质监体制  

2012-01-20 21:1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19日 00:00  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 ■本报记者陈雪根

  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将当事双方贵阳市质监局和贵阳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津成)拖入了诉讼之中,案情看起来并不复杂,但其中折射出的问题却耐人寻味。

  2010年4月28日,贵阳市质监局根据举报,赶往贵州鼎立机械电子有限公司。据市质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称,该局在现场发现有天津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津成)6种规格108盘电缆,以及一些散放的铭牌。据查,该处地点为贵阳津成的仓库。这些产品为其所有,根据现场初检及此后的抽样送检,因为导体电阻不符合强制性国家标准,这些电缆被贵阳市质监局查封。该局并据此下达了[2001]第3-04-0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电缆104盘,罚款597万多元。

  6月13日,贵阳津成不服行政处罚,向南明区法院提起诉讼,9月14日,区法院作出第42号行政判决书,维持市质监局处罚决定。原被告双方均不服判决,案件到了市中院进入二审,2011年1月10日,中院作出第177号终审判决,贵阳津成再次败诉。贵阳津成又依法向省高院提起行政申诉,向省政府提出行政复议请求。要求撤销第177号终审判决,返还被扣的104盘电缆。同时,6月20日,双方向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提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2001]第3-04-0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质监局和工商局谁该管

  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在审理时,认为此案有三个焦点问题,其中之一是,质监局作出行政处罚是否越权。这个问题实际捅破了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即质监局和工商局各自职权如何划分的问题。

  2001年,国办曾就两局职责发过56号文和57号文,根据这两个文件,质监局负责生产领域商品质量问题,工商局负责流通领域商品质量问题,看起来,文件已经说得很清楚。但在实际工作中,两局为了扩大自己的事权常常越界。而且随着经济关系越来越复杂,很多时候也确实难于分清何为生产领域,何为流通领域。

  贵阳津成坚称,自己是一家工商登记为“销售电线、电缆”的流通企业,市质监局在现场并未发现生产设备的情况下查扣电缆,超越了质监局的职责范围。此后,贵阳津成提供了17份发货清单,但因为过了法律规定的举证期限,法院未予采纳。记者注意到,在市质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开头,该局即称现场发现的电缆印有天津津成厂名,为此,2010年4月29日,“本局以天津津成公司涉嫌生产不合格‘津成电缆’为由立案调查”,可谓师出有名。质监局认为:贵阳津成和天津津成以书面和口头协议的方式约定,按照《特殊产品订货协议标准Q/12JH4060》或贵阳津成提供的样品头生产不符合《公共安全行业标准GA306.1-2007》的104盘“津成电缆”,构成生产不符合强制性行业标准产品的行为。这样的表述并无明确说明到底谁是生产者,只能让人推定是两家一起生产了这批电缆,但处罚的棒子却打在贵阳津成一家身上。

  法院经审理认定,市质监局初步核查后,发现贵阳津成存放在贵州鼎立机械电子有限公司厂内电缆不符合国家强制标准,涉嫌生产假冒产品,对其涉嫌从事生产假冒产品作出行政强制措施,符合法律规定。法院前言只说贵阳津成存放在鼎立公司的电缆不符合国家强制标准,并未直说贵阳津成生产了这批不合格产品,但后语又称贵阳津成涉嫌生产假冒产品,直接把生产责任安在了贵阳津成头上,而且性质也从生产不合格产品变成了生产假冒产品。这样也就“不存在超越职权的问题”了。

  产品到底是谁生产的

  在质监局是否具有管辖权之争中,关键点是存放在鼎立公司的电缆到底是不是贵阳津成生产的。在这个问题上,无论是市质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还是两级法院的判决书,都没有明确的说法。其指称贵阳津成生产了这批电缆的理由有两个,一是贵阳津成并未按时提交产品合格证、进货单据等证明其为销售商的证据,二是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提到的,两家津成公司曾以书面和口头协议的方式约定,按照《特殊产品订货协议标准Q/12JH4060》或贵阳津成提供的样品头生产了这批“津成电缆”。第一个理由并不能自然导出贵阳津成生产了这批产品的结论,法院以贵阳津成提供发货清单过了举证期限为由,认定其涉嫌生产假冒产品稍嫌牵强。第二个理由可以有多种解释,既可以推定为两家一起生产了这批产品,也可以理解为,贵阳津成只是订货方,而天津津成才是生产方。对这一问题,两级法院的判决均未有明确涉及。

  2011年7月7日,市质监局在给省府的行政复议答复书中,对此问题做了比较详细的解说。市质监局称,“对于生产行为的认定,不能机械地理解为仅限直接产出产品的加工、生产行为。在社会化的生产条件下,生产者生产产品的行为当然地包括筹划、设计及标准的制定或提供标准、样品、资金、物料的储备、传递转移等等行为”。贵阳津成提供了样品头,与天津津成一起拟定了协议标准,提出了具体质量标准要求,天津津成据此进行生产,而“贵阳津成的行为正是生产的系列行为中一个重要和决定性环节。”两家均应分别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这样的说法有两点值得探讨,一是对于生产行为的界定,到底应该由国务院还是由质监部门作出?质监局的一家之言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二是行为主体是依法认定还是依据具体行为认定?贵阳津成工商登记为“销售电线、电缆”的流通企业,能否因为与生产商有书面和口头协议、提供过样品头等就认定其也为生产商?

  2011年11月30日,贵州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作出的行政复议书认为市局认定该批产品为两家共同生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其所认定查封的不合格电缆的最终生产地在贵阳,也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所作出的行政处罚的主体资格不适格,属超越职权的行为。据此,省局撤销了对贵阳津成和天津津成的[2001]第3-04-0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20119/000011235324.shtml

 

网友评论:


1、该案需要具体看贵州省工商、质监部门三定方案的具体规定(而不是国务院对国家工商总局和质检总局的三定方案规定),如果贵州省质监三定方案中质监有流通领域商品质量监管职能,则该案仅从管辖权上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反之,当事人提起重审后质监败诉是应该的,因为行政机关办什么事情都必须做到职权法定,依法行政,超出职权范围做事情就是越权行政。

2、打假办是一个政府议事协调机构的办事机构,并不是一个具体的行政执法部门,打假办无权执法。现在的打假办,一般叫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领导组办公室,国务院和省政府的双打办都设在商务部门,并不在质监部门。

3、如果省质监部门三定方案没有规定质监负责流通领域商品质量的监管职能,则流通领域商品质量投诉举报案件,仍然也不归质监管辖。认为商品质量问题只要是投诉举报,质监部门就可以受理和查处,这也是一种违法行政、越权执法的行为。

4、省局撤销市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估计是害怕重审被法院判决败诉后影响更不好,所以主动撤销可以避免法院重审。

5、行政复议的期限一般是60日,行政诉讼的期限一般是3个月,提起行政诉讼后应该就不能再进行行政复议了,是不是记者理解错误,将主动撤销误解为行政复议了。

 

网友评论

行政复议法
      第九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自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六十日内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但是法律规定的申请期限超过六十日的除外。
       第十六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复议,行政复议机关已经依法受理的,或者法律、法规规定应当先向行政复议机关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在法定行政复议期限内不得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已经依法受理的,不得申请行政复议
行政诉讼法
       第三十九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这个记者的报道,把法律关系和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过程,讲的含混不清!
不知是政府执法机关在程序上不当作为、还是基层法院在胡乱受理?或者是记者在报道中乱点鸳鸯谱?


例如:
2010年4月28日,贵阳市质监局根据举报,......,并据此下达了[2001]第3-04-0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6月13日,贵阳津成不服行政处罚,向南明区法院提起诉讼,9月14日,区法院作出第42号行政判决书,
原被告双方均不服判决,案件到了市中院进入二审,2011年1月10日,中院作出第177号终审判决,
6月20日双方(?)向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提起行政复议,
2011年7月7日,市质监局在给省府(?)的行政复议答复书中,......,
2011年11月30日,贵州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作出的行政复议书认为,......,


贵阳“津成电缆千万罚款”被撤销 行政处罚主体不适格

                新华网  2012-01-13 09:46:21    (中国质检网  转载)

 

       1月6日,王中秋收到了贵州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书撤销了贵州省贵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下称“贵阳市质监局”)去年4月作出的千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至此,纷纷扰扰一年半之久的“津成电缆千万罚款案”有了结论。

       事情还得从2010年4月说起。贵阳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下称“贵阳津成”)总经理王中秋向记者介绍了事发经过。

       2010年4月28日,贵阳市质监局执法人员根据举报在贵阳市小河区内其公司库房发现堆放有108盘“津成电缆”及散放的铭牌。执法人员现场初检认为,电缆质量不合格。后经调查,贵阳市质监局查明电缆是由贵阳津成和天津津成按照《特殊产品订做加工协议》的方式,由天津津成按照协议生产了其中104盘,该批电缆价值597万元。

       2011年4月,贵阳市质监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贵阳津成和天津津成两公司生产不符合标准产品,违反了《产品质量法》,决定没收104盘电缆,分别处罚两公司电缆货值金额等值罚款,即两公司各罚597万元,共计1194万元。

       记者查看了贵阳津成提供的贵州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行政复议决定书(黔质技监行复决字【2011】01号),该决定书载明了贵阳市质监局上述查处经过。

       贵阳市质监局的处罚决定一经作出,立即在电缆界引发轰动,津成电缆的信誉随之遭到批评。而天津津成和贵阳津成两公司对此满腹委屈,质疑处罚不当,并向贵阳当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贵阳市质监局作出的处罚决定。

       对于处罚决定,王中秋否认电缆质量存在问题,认为天津津成按照协议生产电缆,并就生产标准在生产地天津市静海县质量技术监督局进行了备案,电缆上标注了产品标准等数据,贵阳市质监局理应按标注的标准进行检测,但贵阳市质监局却不按标注标准检测,却另择标准检测,才得出“不合格”的结论。“‘质监管生产,工商管流通’,贵阳津成是销售企业,退一步讲,即使电缆有质量问题,理应由工商部门查处,质监局根本没有管辖权。”

       随之,贵阳津成和天津津成向贵州省政府提出行政复议,要求复议贵阳市质监局作出的处罚决定。2011年9月,贵州省质监局受理了行政复议申请。

       2012年1月6日,王中秋终于收到了贵州省质监局于2011年11月30日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记者看到,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贵阳市质监局认定“贵阳津成与天津津成同为生产方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主体资格不适格,属超越职权的行为”,决定撤销贵阳市质监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记者多次联系了贵阳市质监局法规处孔处长,在按要求传真了采访材料后,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复。

       王中秋表示,经过多年努力,将津成电缆打造成了中国驰名商标,这是公司注重品牌建设和质量监督的结果。“如果电缆确切存在质量问题,我们愿意依法接受主管部门处罚;如果涉及违法,请有管辖权的部门严格查处我们公司。”(记者党小学)



       津成电缆千万罚单存疑 众多法学界泰斗提出不同看法

       http://www.china5e.com/show.php?contentid=205246

    2011年在电线电缆行业引起轩然大波的“津成电缆”被贵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开出千万罚单一事最近又有最新进展。 

    2011年12月18日,涉案者之一贵阳津成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津成公司”)在北京召开了“津成电线电缆集团专家论证会”。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教授杨小军,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姜明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教授胡锦光四位专家出席论证会,并依据已有证据及相关法律对此案进行了论证。 

    专家一致认为,关于本案的行政处罚决定,贵阳质检局没有管辖权,属于执法主体不合格;其次,关于本案的行政查封决定、处罚决定,专家认为贵阳质检局没有当场制作并下达物品清单、没有及时制作并下达查封决定书,属于程序违法;第三,专家认为关于本案涉案电缆的质量执行标准,并不适用公安部颁发施行的《公共安全行业标GA306.1-2007》标准,而适用协议标准是合法的。 

    天津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津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1983年的大型企业,目前已发展成为全国惟一的大型连锁线缆公司,其产品“津成牌”电线电缆在国家和行业的历次监督抽查中,质量稳定可靠,取得了“中国驰名商标”等荣誉称号。 

    贵阳津成公司是天津津成公司在贵州的代理经销商,公司经营范围的工商登记为“销售电线、电缆”。4月20日,贵阳津成公司接到了贵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称该局于2010年4月28日根据群众举报,在贵阳市小河区某公司院内发现大量天津津成公司生产的津成电缆,经初步测试,“电缆的导体电阻不符合强制性行业标准”,遂以天津津成公司涉嫌生产不合格电缆为由立案调查。经查,该批电缆不符合公安部发布的《公共安全行业标准》,且该标准为强制性标准。根据《产品质量法》的相关规定,决定没收贵阳津成公司电缆104盘,并分别对两公司处以违法产品货值金额一倍的罚款5970646.55元,总计1195余万元。 

    据悉,这是贵阳市质监局近年来开出的数额最大的一张“罚单”。也是电线电缆行业领域内最大的一张罚单。 

    由于认为贵阳质监局执法没有法律依据,属于违法执法,并对该处罚决定存有多处质疑,2010年6月13日,贵阳津成公司向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0年9月14日,法院认定,贵阳市质监局对涉诉电缆做出行政强制措施行为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随后,贵阳津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年1月10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了南明区法院的判决。 

    贵阳津成公司不服终审判决,再次提起申诉。2011年7月25日,贵阳市中级法院向贵阳津成公司下达驳回申诉通知书。2011年7月25日,贵阳津成公司向贵州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申诉。目前,该申诉正在进行之中。

 

      山西“津成”电缆贵州贵阳遭遇“千万争议罚单”
                                           2011-08-28 08:47:00  来源:发展导报    

         http://www.chinadaily.com.cn/dfpd/shanxi/2011-08-28/content_3624164.html

8月26日至31日,第五届山西品牌节在太原举行。我省一家曾获得省政府百万元重奖的“中国驰名商标”产品,却在贵阳被贵阳市质监局开出千万元争议罚单,两家外地企业直接损失巨大,而商标持有人山西一家企业因此遭受的品牌信誉冲击更是无法估量。

  罚单共计1195万元。领到罚单的是贵阳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简称“贵阳津成”)和天津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简称“天津津成”)。而产品“津成”电缆产品的商标持有人却是太原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简称“太原津成”),该公司的“津成”商标也是山西为数不多的“中国驰名商标”,山西省政府曾专门奖励100万元。

  千万罚单

  8月10日,贵阳市质监局召开新闻通报会,宣布去年4月底查获的贵阳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涉嫌违法电缆一案结果:对涉案者贵阳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和天津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分别进行处罚,共计罚款1195万元。

  8月22日,贵阳津成和天津津成公司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贵阳津成负责人王中秋称,贵阳津成系天津津成在贵州的代理经销商,贵阳质监局对其开出巨额罚单的执法行为没有法律依据,属违法执法。

  之后,贵阳市质监局相关负责人曾对关注此事的媒体表示,我们的行政执法是符合法律依据的,如果王中秋有异议,可以等待贵州省政府的行政复议结果。

  贵阳市质监局提供给媒体的《贵阳津成行政复议答复书》显示,2010年4月底,贵阳市质监局在该市小河区贵州鼎立机械电子有限公司内,发现堆放有大量印有厂名为天津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的“津成电缆”,及散放的产品铭牌。现场物品保管人员称该处是贵阳津成仓库,公司负责人到场后拒不提供相关资料。质监人员现场随机抽样送检,初步测试结果为电缆的导体电阻不符合强制性标准要求,涉嫌存在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重大隐患。随后,贵阳市质监局以津成电缆不合格为由立案调查,同时查扣百余盘津成电缆。

  对此,王中秋却是另一种说法:由于贵阳质监局执法人员没有出示相关证件及手续,我们没有答应其相应要求。他说:“市质监局没有下达任何法律文书、决定等就查扣了我们的货物。10余天后才通知公司去贵阳电线厂仓库清点查扣货物、制作清单。”

  2010年4月29日,贵阳市质监局以天津津成涉嫌生产不合格“津成电缆”为由立案调查,并做出的 (筑)质技监封字(2010)第3-04-07号查封决定。此后一天,贵阳市质监局对查封的电缆中的25个批号的样品进行了封样送检,经检验,结果均不符合指标,属不合格产品。

  《贵阳津成行政复议答复书》显示,2011年4月,贵阳市质监局应贵阳津成和天津津成的申请召开听证会,贵阳市质监局经过听证会后认定,两公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有关规定,对两公司分别处以违法产品货值金额一倍的罚款5970646.55元,总计1195余万元,并没收违法生产的产品104盘。

  标准之争

  “清点被扣押货物时,我们发现电缆线已经出现有损坏、扭曲变形、进水等情况。实际上,被扣押的电缆已不具备检验条件。”王中秋解释说,电缆在外力高压下、扭曲变形中、折弯过小、拉伸过大、电缆进水状态下导体直流、电阻等性质指标会变差,很可能无法达到出厂的合格指标数据。

  贵阳市质监局提供的 《天津津成行政复议答复书》显示,2010年6月13日,贵阳津成公司向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0年9月14日,法院认定,市质监局对涉诉电缆做出行政强制措施行为事实清楚,程序合法。

  贵阳津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年1月10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了南明区法院的判决。

  贵阳津成代理律师王海军称,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制定了《电线电缆国家标准》,2009年又重新修订。津成一直是按国家标准生产的。法律法规对电线电缆行业并没有实行一个强制性的规定,采用的都是推荐性标准。

  “被扣押电缆是根据客户需要,与客户通过协议方式约定参照天津津成公司的企业标准订制的,且在电缆上标注了企业标准。”王中秋称。

  越权执法?

  除了电缆标准,是否越权执法也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王海军表示,贵阳市质监局从一开始强制扣押电线电缆行为就存在超越职权行为。根据《国务院关于工商管理局机构调整的通知》(国发(2001)13号)、国发(56号、57号文件),流通领域商品质量监督的职能划归国家工商管理总局,生产领域由质监部门管辖。贵阳津成公司只是天津津成公司在贵州代理经销商,并不是生产企业,并不在贵阳市质监局管辖内。

  对此,贵阳市质监局认为,对于生产行为的认定,不能机械地理解为仅限直接产出产品的加工、生产行为。贵阳津成公司提供样品头,与天津津成公司拟定《协议标准Q/12JH4060》,两家公司合意生产违法产品的行为正是生产的系列行为中一个重要和决定性环节,违法行为发生地,当然及于贵阳,认定两家公司违法生产行为地在贵阳并无错误。

  对于备受关注的千万罚款,贵阳市质监局表示,目前罚款并未交到贵阳市质监局指定银行,津成电缆已经向贵州省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质监局的执法没有问题,可以等待行政复议结果。

  商标维权

  至此,看似与此事关系不大的太原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负责人朱俊伟,给记者理清了几家“津成”间的关系:太原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为 “津成”商标持有人,天津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是“津成”电缆产品的授权生产商,贵阳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是“津成”电缆产品在贵州当地的经销商。

  朱俊伟表示,太原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作为山西省政府重点鼓励、帮助、扶持的企业,进驻山西十多年来销售额逐年上升,其产品质量和品牌已深得客户的认可和信赖。此事件已对“津成”商标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具有相当品牌知名度的“中国驰名商标”来说,在贵州省却遭到贵阳市质监局的不公平、不合法扣押与打压,由此带来的影响显然是无法估量的。为对企业和客户负责,我们正在向省工商局和省政府“信用山西”建设领导组等相关部门正式反映此事,申请商标保护,维护中国驰名商标“津成”的品牌和声誉。

  据了解,2008年3月5日,太原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的“津成”商标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当年6月,在由山西省政府“信用山西”建设领导组主办,山西省工商局、省商标协会承办的第二届山西品牌节上,山西省政府还曾对获得“中国驰名商标”的太原市津成电线电缆有限公司给予100万元的奖励,以表彰其在建设品牌和市场信用方面所做的努力。

  今天,在全国颇具影响力的第五届山西品牌节隆重开幕。今年品牌节主题为 “品牌战略与转型发展”,强调在培育和创造品牌的同时,如何更有效地维护已创品牌的市场生命力和信誉度。

  需要说明的是,姑且不论双方争议的原因何在,也不论贵州省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结果怎样,我们都不该如此简单地对待这样一个创之不易的“中国驰名商标”。而对太原津成公司来说,维护企业利益,维护“津成”品牌,维护我们原本就不多的“中国驰名商标”已刻不容缓。本报将进一步关注此事的最新进展。

  □本报记者裴云锋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