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zhou-fgk 主页

欢迎浏览 www.sxxzqts.gov.cn

 
 
 

日志

 
 

观点:败诉问责或成双刃剑  

2012-11-08 15:1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武汉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武汉市行政应诉工作暂行规定》(下称《规定》),该《规定》确定,因违法行政导致败诉的,应当根据承办人、审核人、批准人的职权职责、危害结果和过错情节等因素,认定败诉过错责任,并按有关规定予以追究(11月6日《长江日报》)。

武汉市各级行政机关目前平均每年遭遇大约七百余件行政诉讼,审理结果中败诉率为10.7%。总体而言,这个比例并不算高,但是提高依法行政水平依然任重道远。

在法治意识日益普及与强化的时代背景下,政府被百姓告上法庭早已是稀松平常之事,并不丢人。但是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吃败仗,政府的公信力必然受损。过去,很少有管事的责任人为此付出代价,从而导致政府败诉之后,形象“损而无感”。一个极端的例子,某地有个乡镇5年共打了20件行政官司,竟然败诉18件,可谓“一败涂地”,却照样安然自得。

近年来,各地政府陆续出台“败诉问责”制度,今年这方面的动静似乎更大,武汉也是顺势而为。理论上讲,有了既对事也对人的严厉“家规”摆在面前,今后各级行政主体出手之前的一举一动,应该会多几分掂量,起码不至于轻举妄动、毫无顾忌,这是前点制约;闯祸之后,行政责任人再也不会若无其事,稳坐交椅,这是后点制裁。

不过,如果拓展开来充分考量“败诉问责”,笔者不仅对此持谨慎乐观态度,甚至有理由忧从中来。良愿未必结良果,“民告官”的行政诉讼案件特质显著,“隐情”复杂,远不是一张白纸黑字的判决那么简单。剑指政府官员的“败诉问责”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很有可能显示出其一明一暗的“双刃”性,暗之“刃”伤害的恰恰是本指望通过行政诉讼实现权利的普通民众。

目前的现实状况,“民告官”已经属于坎坷之路,不仅是百姓“性价比”最低的一种维权方式,而且胜算通常不大,结果大多“权(利)财两空”。“败诉问责”制的推行,让责任主体由过去抽象意义上的“政府”具化为“人”,这在正面加大官员“败诉”压力的同时,背面其实也容易加大他们采取非常措施或息讼、或“扭败为胜”的冲动。“民告官”从来就是一场力量严重不对等的博弈,为规避问责,强势一方一旦志在必胜,就是错了也会“想方设法”死扛。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缺死扛的力量。而弱民一方,处境势必由此雪上加霜。

“强官”之强在于,政府各部委办局手上皆拥有“富甲一方”的权力资源,中国式的官场生态里,没有谁敢拍胸脯说自己“超凡脱俗”。一个锅里吃饭,低头不见抬头见,行政与司法这两个权力主体既然暂时并没有形成理想中的格局,那么,它们彼此之间存在心照不宣的互惠互济,也就不足为怪了。事情到了这样的份上,所谓“败诉率”能否真实客观地反映地方政府依法行政水平,是要打上问号的。笔者手上有一份材料,西北某市自三年前推出《行政败诉过错责任追究办法》后,2010年比2009年的行政败诉案件锐减了70%,而2011年迄今,行政诉讼中政府更是“零败诉”!

因此我们有理由想到,“败诉问责”制在对防范官员犯错发挥警示作用构成某种“利好”的同时,对政府部门已错之纠错则构成反向“利空”。在经历诸如行政复议等相关程序之后,老百姓迫不得已而递上状子“告官”,已经是他们实施权利救济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连这根稻草都被稀里糊涂地“瘦身”,官司打得还有什么意义?

法制日报  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2/1107/c1003-19518436.html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