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zhou-fgk 主页

欢迎浏览 www.sxxzqts.gov.cn

 
 
 

日志

 
 

★ 焦点访谈: 蹊跷的“采访”(20130218)  

2013-02-20 11:1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

       不久前江苏省连云港市的蔡先生从网上看到一则招聘启示,招聘记者助理,国家正规报纸,驻连云港工作站,事业单位,主要负责采访农民投诉的负面报道,而且一年后还可以推荐到北京工作。蔡先生眼前一亮,立刻报了名,结果没费什么周折他被录取了,接着便开始了紧张的工作。他们七八个人坐着两辆车浩浩荡荡出发,到了被采访单位门口,一个叫李德勇的人给他们发记者证,并且教他们进去以后怎么说,这个李德勇大家都叫他李主任。

李主任通常带人了在江苏、山东、浙江一带活动,每到一地都会针对性地提出问题。比如到了开发区,问征地手续问题,到了企业问环境保护问题,到了乡镇政府问农民负担问题,问题不在多,重在有力度,至于怎么写报道那就要看情况了,给钱稿子就不登报。

记者问这是哪家媒体的派出机构,蔡先生说究竟属于哪一家,最好由你们自己查证。记者上网一看,发现蔡先生说的那个招聘启示还在网上,启示上只说是国家正规报纸,却没说是哪一家。随后便以求职者的身份发去了一封电子邮件,结果第二天便接到了速来面试的通知。来到连云港才发现,招聘启事上所谓的国家正规报纸驻连云港工作站就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居民楼里,四周没有悬挂任何单位标识。

李德勇自称是这里的负责人,记者与他一见面就接受了他的面试。只简单几句话就通过了,记者问李主任,这到底是哪一家媒体?李主任说有《经济与法》、《中国新农村》、《农村青年》。

这个号称多家国家级报社的综合记者站,不过就是小小一套单元房,屋内没见什么工作人员,只是屋外停着两辆摆着新闻采访标志牌的汽车。李主任说因为工作频率很快,没时间专门搞入站培训,但是有几点必须要注意:你是国家新闻记者,不是个体户,衣着上要正规;让你出去采访就采访,需要你写的时候就写,不需要你写的时候就当随从人员。

第二天天还没亮,记者就接到了李主任的电话:集合,随队出发,目标苏南某开发区,没想到这么快就上路了,去的路上李主任向记者透了一点底。

原来这次要去的是一家民营的钢铁企业,征地手续有可能不全,上个月已经对他们进行了采访,今天是去收尾。既然采访完了还要收什么尾呢?4小时后目的地到了,两位企业老板模样的人迎过来了,记者以为会直奔企业采访,可双方却寒喧着进了一家酒楼。

饭桌上李主任只字未提采访的事,倒是天南地北地侃了起来,还时不时夹杂讲一些意味深长的话,暗示对方拿钱。用餐完毕老板也是心知肚明,借口说有私事要和主任谈,示意记者和司机回避一下。可两个人在门外没等几分钟李主任就出来了,他和司机交代了几句转身下了楼,记者向司机打听李主任是什么意思?

原来这收尾就是收钱的意思,李主任要3万,对方只答应给1万,而李主任交代给司机的任务就是再去侃价。司机对让他去侃价还有些不大乐意,见下属有一些畏难情绪,李主任又过来进行了一番鼓励。司机只好进了包间,几分钟后记者借故也进了包间,只见双方正谈到了结骨眼上。

此时李主任在楼下正通过电话与什么人交换着信息,他得知上次有媒体来这家企业一举拿走了8万,这一次他的目标起码是2万。

记者和李主任坐在车里等着司机,看得出这位主任有点急,不停地开关车门,终于他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屋内的司机做起了场外指导,直到对方答应支付15000元,15000这个数虽然没有达到预期,但也不枉此行,因此他决定收兵。在返回连云港的途中,记者问他当时为什么一定要让司机去谈钱呢。他说报社规定新闻记者管采访,不能拿现金,经营工作人员管经营,可以拿。

看来李主任把采访当成了一种生意来经营,而经营又以采访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得手了他就躲在屋里数钱,事儿发了那就以所谓的“新闻记者管采访、工作人员管经营”之类的说辞来搪塞。这也就是李主任大量招聘外来人员的一个用意:替他要钱。其实记者在这里一直都挺奇怪,干这种事不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吗?怎么每次出去少则二三个,多则四五个人呢?还是知情人道出其中的奥秘,这也是李主任不断招聘新人的第二个用意:让新人陪着他去,按人头算可以多拿钱,但敲诈来的钱却都落进了李主任一个人的腰包。

从苏南回来没几天,李主任又叫上记者,连同他的儿子和司机一行四人又要外出采访,这一次没有明确的任务。

车子驶出连云港没多长时间,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李主任示意司机,在前方某乡镇的政府大院停车。他对镇上的工作人员说自己是报社的,当地农民反映占地问题比较多,所以过来看看。

工作人员表示,镇领导下乡去了,已经通知他正在往回赶,大概过了20分钟,一位副镇长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先是安排吃午饭,吃完饭又向李主任要车钥匙,李主任心领神会,照着做了。走出餐厅时两名工作人员正将四个纸箱装上车,平均正好一人一箱,李主任下令开车。而车刚刚开出镇子他便命令停车,原来李主任急不可待地要搞清楚纸箱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看完之后他显然有些失望。

原来四个纸箱里全部是当地产的白酒,也值不了多少钱,可即便是这样李主任还是让人把酒全部搬回他自己家,其余三个人也就顶了个名。

记者在这位李主任身边观察多日,发现李德勇不仅自己出去敛财,还指挥其他人出去敛财。有一次李德勇派前妻的侄子小刘跑了趟山东,指派记者也一同前往。小刘的笔记本上是李德勇写的采访指南,按照这份采访指南的安排,这次山东之行的第一站是一家食品厂。进入厂子之前,按照李德勇的指示,小刘先在厂区周围拍了些照片,厂办的刘主任出来接待,小刘说老百姓反映这里有乱排污的情况。

刘主任见对方说起环保的事,并不紧张,反而打断小刘的话,看样子这位刘主任此前接待过不少像小刘这样的记者。接下来的事刘主任似乎更加轻车熟路,二话没说直接打电话让助手送来了1000元钱让小刘收下。小刘说每个人一千,最少三千。

双方一时僵持不下,这时李德勇的侄子拿出手机向李德勇请示,得到的答复是3000,不成就2000。

刘主任只答应再加500元,见实在诈不出更多,小刘只好拿着1500元离开了食品厂,所谓农民反映的排污问题再也没提。第二天他们又来到一家正在建设的汽车城,李德勇的侄子故伎重演,拍完照片便找到管理部门,又是一番讨价还价后,拿走了3000元。尽管比上一家拿得多,但小刘还觉得不满意,他埋怨记者配合不到位,否则会拿得更多。

就这样,拿着李德勇事先列好的单位、地址、行车路线以及要提的问题,几个人一家一家转,一家一家的要,中间还不时满嘴脏话地向李德勇抱怨。

记者问李德勇的侄子,这样起劲地折腾一定不少挣钱吧?他却说其实要来的钱并不全归他自己,他还得拿出不少给李德勇做信息费。

采访,本该挖掘事件真相,可是在这位李主任那儿,采访却成了获利丰厚的买卖。记者的身份则成了他招摇撞骗的工具。那么,这位李主任的所谓记者站背后还有什么秘密?焦点访谈继续关注。

 http://news.cntv.cn/2013/02/18/VIDE1361189886050957.shtml

 

蹊跷的“采访”:记者携家人组团敲诈企业

  2月18日,央视《焦点访谈》以《蹊跷的“采访”》为题报道了这样一件事:连云港男子李德勇借记者身份,携带和指示家人和亲朋以采访为由,对江苏或山东的一些企业或者乡镇单位进行敲诈,金额从一两千到上万不等。昨天,现代快报记者采访得知,李德勇在被曝光前手中持有购物导报社正规记者证。据曾在其身边工作的一位知情人透露,李德勇近几年来疯狂敛财,完全不顾自己的记者身份。在节目曝光后,李德勇的记者证已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网站上无法查询到。目前,当地警方已经将李德勇及其前妻和弟弟控制,展开调查取证。

  【央视曝光】

  连云港一男子

  借记者身份敛财

  央视《焦点访谈》记者以一名应聘者身份成功进入李德勇在连云港的所谓的“综合记者站”后,跟随他或者其指派的“侄子”先后到达苏南某城市以及山东境内,以调查为由向企业明目张胆地索取费用,少则一两千,多则上万元,其中还有讨价还价的过程。

  央视记者与李德勇接触时,其自称是《经济与法》、《中国新农村》、《农村青年》等多家新闻单位设在连云港的工作站负责人,其采访的对象以及提出的问题都非常有特点和针对性,比如向开发区问征地手续问题,向企业问环境保护问题,向乡镇政府问农民负担问题,靠着这些“有力度”的问题,李德勇屡屡得手,至于采访后写不写稿件,则完全取决于对方的“表现”,视给钱与否再定报不报道。

  李德勇有时候自己并不出面,而是直接指派司机或者亲朋向企业要钱,而自己则躲在后面电话指挥,用他自己的话说,“记者不能收钱,收钱是经营的事情。”

  【记者调查】

  工作站设在普通居民楼内

  昨天上午,记者在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东路找到了李德勇的家,也就是所谓“综合工作站”所在地,这里只有两幢简单的居民楼,他的家就在其中一个单元的一楼。据了解,之前,他曾在住所挂着“中国新农村采编部”的牌子,但昨天记者在现场已经找不到这个牌子了。

  在李德勇家门前,几个小区邻居正在议论着他的事情,记者刚上前打听,一位妇女就说:“他出事了,昨天被电视台报了,现在应该不敢回来了。”据几位邻居称,要不是电视台曝光,他们根本不知道李德勇是干什么工作的,平时他家的人与邻居接触也不多,唯一让邻居觉得有点印象的就是他家楼下的车子比较多。

  一位阿姨告诉记者,就在昨天凌晨2点左右,她看到有4个人来到李德勇家楼下,将他家停在楼下的两辆车子开走了。

  知情人:李德勇家庭“组团”敲诈

  昨天下午,记者设法联系到一名在李德勇身边工作过的知情人,该知情人告诉记者,他就是帮着李德勇写写东西,并没有拿过他什么钱,在看到他不断向企业敲诈后,自己便离开了。

  据该知情人透露,李德勇在2007或2008年期间,还曾具体做点事情,有时候也帮助老百姓维权,但是从那以后,他发觉李德勇的做法就越来越离谱了,“他对钱看得很重,开始了疯狂敛财,到了被采访单位后,吃吃喝喝后就直接要钱,已经不再写东西了。”

  知情人告诉记者,李德勇不仅自己以采访的名义向企业或者政府单位进行敲诈,还为家里的多个亲朋也一起办理了媒体单位的工作证,然后向企业轮番敲诈,“这些证件都是花钱买的,有了这些证件,他有时候就带着家人组团进行敲诈,比如去山东的一些企业,他自己先去搞了钱,然后再派自己的前妻去,前妻去过再派侄子去。”

  被曝光前持有正规单位记者证

  据知情人透露,李德勇并不是网上报道的“假记者”或“黑记者”,而是一名持证记者,一直到被曝光前,他都在使用他手中的证件。

  记者经过了解得知,李德勇手中的记者证编号为B11021901000113,确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颁发,其工作单位是北京的《购物导报》。

  昨天下午,记者两度致电购物导报社进行求证,该单位一名尚姓工作人员称,李德勇于去年在他们单位工作过几个月,于2012年11月份就离职了,之后的事情他们就不清楚了,在该单位工作期间,单位并没有发现李德勇有违法违纪行为。

  记者问,李德勇离职后为何没有及时注销他的记者证,该工作人员说,这是领导的事情,自己并不清楚,应该已经注销了,但是记者从中国记者网公布的记者证注销公告中查询,去年11月至今,没有李德勇记者证被注销的记录。

  工作人员称,他们也看了《焦点访谈》的节目,其中根本就没有提到他们单位,至于李德勇向企业敲诈的一些行为纯属其个人行为,与他们单位无关。

  【进展】

  涉案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李德勇的事情经央视曝光以后,连云港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当即要求相关部门连夜行动,迅速查清事实,依法依规处置。目前,连云港市新闻出版、公安等部门正在介入调查此事。

  昨天下午,连云港市委宣传部就李德勇事情进行通报。通报称,2月19日,相关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对非法记者站予以取缔,对李德勇涉嫌非法成立记者站并开展违法活动立案,成立专案组查处。经调查,李德勇,某报记者,记者证编号B11021901000113(2月18日晚上央视曝光后,已查不到相关信息),于2012年7月以来以驻连记者名义从事有关违法活动。通报还称,19日凌晨,警方首先控制了案件的有关涉及人员(李德勇前妻、弟弟)并进行审理,19日中午,李德勇在从山东返回连云港途中被警方控制,目前,警方正对其住所进行调查取证。

      http://news.cz001.com.cn/2013-02/20/content_1835574.htm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