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zhou-fgk 主页

欢迎浏览 www.sxxzqts.gov.cn

 
 
 

日志

 
 

【央视财经】强制入会!强行收费!个私协会背后究竟谁撑腰?  

2015-03-30 10:0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私协会,即个体劳动者协会和私营企业代表大会,在工商部门的业务指导下,从无到有,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建立起来。作为一种自发性的民间社会团体,个私协会在吸纳会员、收取会费方面须尊重会员自身的意愿。但就在最近,我们栏目收到了一些私营企业主反应,他们当地的个私协会强制要求他们入会,并强行向他们收取会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身穿工商制服的工作人员主动上门要钱 企业主敢怒不敢言

王先生(化名)在浙江省武义县办企业已经超过5个年头了。就在2013年年底,他听说了一个好消息,从2014年3月1日起,在我国实行多年的企业年检将被更改为年报制度,随之取消的还有每年50元的企业年检费用,这让王先生很是开心。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到了年底竟然有两位身穿工商制服的工作人员来到企业,向他们收取费用。

浙江省武义县企业主王先生(化名):我们问他是什么费,他说是个私协会费。

王先生很是纳闷,自己的企业从没加入过什么协会,哪儿来的这么一笔会费呢?

王先生:他们说你是一个企业的话,都是个私协会的会员,我问他们就是说是这个费用能不能少一点,他们说有一个标准的,说是500万以上注册资金就是说是1200块,1200块钱,500万以下是收个私协会费是800块钱。

 

不仅要缴纳所谓的“会费” 而且会费的标准还不一样

王先生的企业注册资金在500万以下,因此一年就得缴纳800元,对于这笔所谓的个私协会会费,王先生交得很不情愿,但是面对身穿工商制服的工作人员,语气严肃,听不出有商量的余地,他敢怒不敢言。

在缴纳了800元会费后,王先生拿到了这样一张收据,收据上面盖有“武义县个体劳动者协会桐琴分会”和“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桐琴分会”的公章。事后王先生又向公司会计咨询,才发现,原来,这笔会费一直都存在,只不过往年年检时是直接在镇工商所的窗口缴纳。今年,收费的不但主动找上了门,还让王先生“支持工作”,订阅一份“市场导报”,又多交了200多元。

 

收费人员不仅主动找上门 还让王先生花200元“支持工作”订阅了一份报纸

那么,交了这么多年的会费,成为了个私协会的会员,企业究竟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帮助和服务呢?

王先生:没有,从来没有。

在采访中,当地不少企业主都告诉记者,入会并非他们自愿,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面对工商所提出收费要求,他们唯有乖乖交钱。

企业主:我那里反正是来收就给他来收就给他的。我们是弱势群体啊,没办法。那(不缴)他把你查一下你也没办法。

会费收入成政府部门编外人员工资 个私协会背后究竟谁撑腰?

记者打听到,收据上这两家协会的办公室就在桐琴镇工商所内,记者来到这里,刚走进注册大厅,就碰见一位个体户,正在办事窗口缴纳会费。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什么?这个是年检费吗。

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桐琴镇工商所工作人员:不是年检,它是会费。

那么会费的缴纳是否遵循自愿的原则呢?

工作人员甲:当然要交啦,基本上你们注册成功后很会就会加入(个私协会)的这种东西。

工作人员乙:你们办营业执照,开业的那个,基本上那时候我们就会给你们弄这个(入会)。

工作人员丙:这就像去办驾驶证一样的,驾驶证年检不是都那个(缴费)。

 

工商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来办营业执照的时候 就会给企业办理入会

记者随即表示自己想找个私协会的工作人员,询问缴费事宜。

工作人员:那你应该是找204办公室的吴鹏飞咯。

随后,记者来到了204办公室,发现这里并没有挂着“武义县个体劳动者协会桐琴分会”和“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桐琴分会”的牌子,而是桐琴镇工商所“监管组”办公室。此时,这里空无一人,记者拨通了门牌上办公室负责人的电话。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您是个私协会的吗?我们找个私协会的。

负责人:对对对对。我们在泉溪镇,在片儿(辖区)里面干活。我们都出来了,这两天我们在外边验换照很忙的。

记者:验换照?

负责人:就个体户、个体户跟企业年报这些咯,很忙哦,都在外面跑。

电话中这位工作人员所说的“验换照”就是对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进行的年检,属于工商部门的执法范畴。可明明是个私协会的工作人员,怎么又干起了工商执法的活儿呢?难道工商部门和个私协会压根就是一家?那么武义县桐琴镇工商所的情况究竟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武义县白洋镇工商所。一上楼,记者就看见这间办公室挂有“协会”的牌子,可当记者问工作人员,在哪里可以咨询缴纳个私协会会费时,她却指向了“稽查中队”的办公室。

然而,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和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于2010年下发的《关于严禁借年检验照之机强制收取个私协会会费的通知》中明确规定,严禁借年检验照之机强制收取个私协会会费。各级工商机关对个私协会工作不能包办代替,个私协会会费由个私协会收取。严禁各级工商机关和个私协会借年检验照之机强制收取个私协会会费。

 

2010年下发的《关于严禁借年检验照之机强制收取个私协会会费的通知》中有明确规定

北京市律师协会行政法委员会副秘书长王优银:作为个私协会,应该秉承自愿依法的原则。

明明是询问个私协会的事,两家工商所的工作人员却不约而同地把记者指到了工商部门的办公室,那么会费背后的收费主体到底是谁呢?王先生的这张收据上面盖着“武义县个体劳动者协会桐琴分会”和“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桐琴分会”的公章。随后,记者来到武义县行政服务大厅,查询这两个分会在民政部门的登记信息。

在电脑里查了半天,工作人员也未能为记者找到这两家分会的任何注册信息,而只查到了武义县个体劳动者协会的资料。

记者:个体劳动者协会是有登记,私营企业协会没有吗?

工作人员:恩,没有。

如果分会并未在县民政部门登记,是否有可能在镇一级的民政部门登记注册呢?记者又拨通了桐琴镇民政部门的电话。

记者:您那边有没有备案,有没有登记注册的社会团体?

工作人员:没有。

记者:一个都没有。

工作人员:嗯。

登记注册信息在县里和镇里都查不到,所谓的分会是否依法设立成了一个巨大的疑问。为此,记者拨通了金华市民政部门的电话。

浙江省金华市民政部门工作人员:分会也不具有法人资格的。它不在民政部门进行登记的,它只是社会团体自己内部的一个机构。

金华市民政部门工作人员的说法也得到了王优银的印证,根据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九条规定,社会团体不得设立地域性的分支机构。

王优银:这种镇的分会肯定是设立是违法的。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像我们这个机构就是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我们这个是全国性的一级社团,但是不能在地域设,比如陕西分会,设内蒙分会这是国家不允许,就是社团条例规定你不能在地域设立分支机构。

 

王优银告诉记者按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 镇的个私协会设立是违法的

那么既然分会不具备法人资格,为什么武义县个私协会桐琴分会却持有公章,并能开出只有法人机构才可向地方财政局申请的正规票据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来到了武义县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秘书长董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采访中他也坦承“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桐琴分会”并不是独立的社会团体法人。

武义县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秘书长董强:是我们县协会申请这个收据。我们申请来以后,给工作人员让他们去收费。

记者:然后盖上他们自己的章?分会的章。

董强:因为它是我们县协会的工作人员,它不是分会的,你不要把分会和县协会分割开来。

记者不禁感到疑惑,既然是以县私营企业协会的名义收费,为何收据上要盖“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桐琴分会”的公章呢?根据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十八条规定,社会团体凭《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申请刻制印章,开立银行账户。社会团体应当将印章式样和银行账号报登记管理机关备案。

记者提出看一看分会公章的审批文件。但是董强表示由于年代久远,他不确定是否还能找到。

董强:那要问那时候的秘书长,或者会长。

 

记者提出看一看分会公章的审批文件 董强表示由于年代久远 他不确定是否还能找到

在记者的坚持下,随后董强从档案里找出一份“关于启动武义县个体劳动者协会下属八个分会印章的通知”。这是一份1988年县个体劳动者协会上报的文件,并附有各分会的印模样板。但是记者注意到,这份文件只是一个上报文件,并不具备审批文件的效力。

王优银:社会团体法人管理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必须是具有社会团体法人证书的机构,才能够申请刻制公章,所以这个分会它如果没有这个团体法人证书的话,它是没有权利里刻这个公章的,即使刻制了,那也是一种违法行为。作为内部机构的话,它经过备案也好,是可以存在的,但是这种地域性的分会是法律命令禁止的行为,所以在这种前提下,那公安机关仍然允许它刻制公章,那么公安机关也存在相应的渎职行为,我认为这种许可也是不妥当的。

关于分会公章是如何通过审批的,如今似乎成了一个解不开的迷。而对于“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去年到底收取了多少家企业的会费?在董强这里,更是一笔糊涂账。

董强:如果缴费的这个个数,户数,那我真的是没有统计出来。缴纳的多少费用,多少会费那么是有的,数字。

记者:咱们能查到吗这个?

董强:那可能要花好几天时间,因为要去翻一户一户的发票(收据)。

记者:可是您发票(收据)收上来,没有统计过吗?

董强:我想可能没统计过吧。

说不清收了多少家企业的会费,但是董强又明确给出了一个数字,去年一年一共收取了120万个私协会会费。那么这些会费到底用在了哪里呢?

 

去年一年“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一共收取了120万元会费

董强:一大部分是用于工资开支了。那么有70多万用于工资的开支。

董强告诉记者,武义县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和武义县个体劳动者协会包括下属分会,一共有26名专职工作人员,他们的工资占了会费收入的大头。那么这些协会工作人员真的如董强所说是专职性质吗?朱松亮是武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指定接受我们采访的“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桐琴分会”的工作人员。可就在前一天,记者看到,他的名字还赫然挂在桐琴镇工商所“监管组”的名牌上。同样,“武义县个体劳动者协会”和“武义县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的财务由武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财务人员兼任。

 

朱松亮是武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指定接受我们采访的“武义县私营企业协会桐琴分会”的工作人员 可就在前一天 他的名字还赫然挂在桐琴镇工商所“监管组”的名牌上

董强:财务这里有两个人,他在做我们县协会的财务工作,同时他还兼着市场监管局的财务工作,但他们在我们县协会不领取任何的报酬。

尽管董强声称财务人员并不在协会领取报酬,然而根据国务院2007年颁发的《关于加快推进行业协会商会改革和发展的意见》规定,行业协会要实行政会分开,设立专门的财务人员,建立行业协会资产管理制度,按有关规定接受监督检查。

王优银:依据财政部关于民间非盈利组织会计制度的规定,作为这些行业协会属于民间的非盈利性组织,它应当独立地编制财务报告,应当设立独立的财务人员,而且明确规定这财务人员的会计和出纳不能够同时兼任,也明确规定财务人员与相关协会的领导不能存在近亲属的关系。既然是协会的钱,属于民间团体的费用,为什么掌控在国家的工商部门的工作人员或者他的出纳手中,那这样是不是这个协会是独立的,是不是这个协会真正地能够发挥它自身的作用,而不受制于工商部门,是不是能沦为工商部门的二政府的状态,这个都会让大家猜疑的。如果是把这个行业协会的收费变成工商部门的小金库,那这种行为也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

那么会费到底去了哪里?武义县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会长周子平,也是武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虽然他拒绝了记者的正式采访要求,但在闲聊中,他却道出了个中原委。

武义县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会长周子平:我现在(会费)是已经,萎缩到什么程度呢?萎缩到,就是管几个人的工资了。还有一部分人的工资。因为我这里呢目前是有101号聘用人员。101号。就是说这种编外用工。编外用工。46个是财政保障,属于计划内的,就是县政府、财政都知道的,计划内的财政保障的工作人员是46个。还有50多号是一些辅助工作(人员)、辅助协助我们工作的。我这块是有26个人其实是一直是在协会里开支工资的,在协会开支工资的。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的。

 

武义县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会长周子平在闲聊时 道出了个中原委

2014年,武义县市场监管系统完成了原工商、药监、质监三家部门机构的整合,成立了武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这样看来,董强所谓的26名协会专职工作人员,其实都是武义县市场监管局的工作人员,由于他们属于编外用工,工资收入没有县财政保障,所以协会的会费收入成为解决他们工资的一大来源。

周子平:这些人的财政保障不足,那么有26位是协会在供养的,还有一部分挤占我们的一些办公经费。县长当时很痛快地告诉我,年后解决。所以我当时跟他说得很明白,如果这问题解决的话,我马上可以把它(会费)停掉,马上彻彻底底地停掉。

个私协会会费变成政府部门补贴支出的小金库 专家:应当取消双轨制管理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一直以来,在我国,像个私协会这类大大小小、挂靠政府的社会团体普遍存在。其背后的灰色收费其实是历史遗留问题。

而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选择了以“简政放权”为核心的行政体制改革。在持续简政放权的过程中,要想确保“放”出去的红利不被层层截留,扫除不合理的收费是关键。汪玉凯认为,要想彻底杜绝灰色中介现象,根本上要取消双轨制管理。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取消双规制管理,这样是釜底抽薪,都要取消双轨制管理,不找政府主管部门了,你直接可以到民政部门去注册,实际上就不能有政府主管部门了。

 

汪玉凯认为,要想彻底杜绝灰色中介现象,根本上要取消双轨制管理

就在节目播出前,我们也收到了武义县政府发来的反馈信息,针对节目中曝光的问题,武义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落实整改措施。一是立即成立由县纠风办、审计、社团管理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协会规范执行情况进行全面检查,并广泛向会员征询协会服务的建议、意见,对违法违纪行为予以严肃处理。二是要求切实加强协会自身建设,进一步完善制度,规范管理,进一步梳理协会职能,强化会员权益维护、诚实信用体系等公众平台建设,提高协会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能力水平。三是责成业务主管部门加强对协会的业务指导和日常监督,充分发挥协会在教育引导、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自律等方面的积极作用。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委常委、副县长黄勇:这些问题,我们会认真对待,立即整改,并加快推进协会转型工作。努力探索出一条既符合改革发展要求,又有利于更好地发挥协会效能的途径,确保我县市场监管体制改革,继续走在全省的前列。

 

针对节目中曝光的问题 武义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 立即召开专题会议 研究部署落实整改措施

半小时观察:

在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部分审批事项应该按要求取消或者下放,但受利益驱动,一些政府部门却将这些权力移交给自己控制的行业协会,并安排本部门领导干部任协会的重要职务,导致协会行政化,成为不折不扣的“二政府”。要让国家简政放权的大政方针真正落实到位,必须切断政府部门与社会组织之间的“隐性利益链”。在节目的最后,我们欣慰地看到武义县政府部门的积极行动和整改力度,我们希望当地政府的整改尝试能够使当地个体私营企业真正受益,同时也能为以“简政放权”为核心的行政体制改革提供积极的借鉴意义。

(来源:央视财经)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